咨询热线:13915300089

网站地图图标 邮件图标

into Dongxin clothing
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关于我们列表

公司简介

新闻推荐

【贴纸】什么是即时贴 贴

【贴纸】什么是即时贴 贴

4家纸箱包装厂转让多台设

4家纸箱包装厂转让多台设

金明纸箱厂18米京山瓦楞纸

金明纸箱厂18米京山瓦楞纸

黑龙江一纸箱厂优惠转让

黑龙江一纸箱厂优惠转让

联系我们

江阴市东新服装商标有限公司
联系人:蒋总
手  机:13915300089
电  话:0510-86301317
地  址:江苏省江阴市长泾镇习礼小庄圩104号

【彩盒】劲嘉、澳科接连出手为何烟包印刷圈偏
作者:AG    发布时间:2019-11-16 07:58    点击次数:次   

  转眼已是8月底。今年的印刷圈,看上去平静了不少。过去两三年,不时牵动各位老板神经的各种意外因素,似乎正在逐渐消散:因为环保问题被罚款的少了,经常性的停限产没了,曾经霸气无比的纸价涨不动了。曾经让不少圈里人躁动不已的电商热降温了。不久前还在谈模式、谈颠覆的老板们,纷纷收起了“野心”。现在,他们常说的一句话是:我们就想做点生意,不求多大,赚钱就好。

  就连一度十分活跃的资本圈,也略显沉寂:上市的少了、增发的少了、并购的少了……经过两三年的躁动与喧嚣,印刷圈貌似正在经历一次回归。然而,近期烟包印刷圈接连爆出两桩并购打破了这种平静。

  8月27日,劲嘉股份发布公告宣布,以3962万元的价格收购江西丰彩丽印刷包装有限公司48%的股权。3982万元对应48%的股权,说明江西丰彩丽的整体身价约为8296万元。对一般印刷厂来说,能值这么多钱已经很不一般。对劲嘉来说,这却算不上大买卖。

  江西丰彩丽有什么来头,能得到劲嘉的青睐?三好同学扒了扒,它成立于2002年,来自江西南昌,以烟、酒、药及化妆品包装为主要产品。

  公告显示,截止2019年6月底,江西丰彩丽的资产总额为7383.36万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所有者权益(净资产)为5536.98万元,负债率很低,资产状况相当不错。

  2018年,江西丰彩丽实现营收6384.36万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83.88万元。利润率相当不错,但这样的体量在涉足烟包产品的印刷厂中,确实不算很大。今年上半年,江西丰彩丽实现营收2432.91万元,净利润140.92万元。如果以2018年的半数为参照,似乎低了一些。也有一种可能,下半年才是它的业务旺季。

  公告显示,劲嘉早就是江西丰彩丽的股东,直接持有后者27%的股权,通过全资子公司中华香港国际烟草集团有限公司间接持有25%的股权。不仅是股东,还是大股东。

  也就是说,这次收购对劲嘉的意义,其实就是将原来的控股子公司变成了全资子公司。三好同学扒了扒,劲嘉本次收购的48%股权,原本属于江西汇众投资有限公司。江西汇众的大股东很有来头,是:南昌卷烟总厂工会。据知情老板透露,类似江西丰彩丽原本的股权结构和合作模式,在烟包印刷圈很常见:部分具有技术、人才、管理优势的社会化烟包印刷企业,通过与各地中烟公司的关联单位建立合资公司,获得业务上的保障。

  目前,包括劲嘉、裕同等在内的圈内大佬,还正在将这一模式拷贝到酒包印刷领域。由劲嘉收购江西丰彩丽,三好同学联想到另一烟包印刷大佬澳科控股。

  7月30日,澳科宣布以7528.6684万元的价格收购南京三隆包装52%的股权。据此推算,后者的整体身价约为1.45亿元,比江西丰彩丽高不少。公告显示,南京三隆成立于1998年,主要服务于江苏中烟。2017年、2018年,南京三隆分别实现收入2.234亿港元、2.850亿港元,净利润2790万港元、3320万港元。

  这样的数据已经相当不错。然而,曾经的南京三隆还要更为牛气。三好同学发现:早在2007年,南京三隆的产品销售收入便达到4.07亿元,并凭借这一数字在2008年的百强榜上占据第58位;利润总额更是达到1.33亿元。在如此惊人的业绩背后 ,只有222名员工。

  2011-2014年,南京三隆曾连续上榜百强。其中,2011年是其产品销售收入和利润总额的顶峰,分别为4.75亿元、1.49亿元。随后两年,南京三隆的业绩有所下降。到2013年,产品销售收入为4.17亿元,比2011年减少12.12%;利润总额为8197万元,比2011年大跌45.09%。如果会计办法没有大的变化,南京三隆2018年的业绩,与2013年比显然又有所下滑。

  巧合的是,南京三隆原本也是澳科的合资子公司,后者持股48%。另外52%的股权分别属于南京金梦都工贸集团公司工会委员会和江苏淮阴华新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南京金梦都有个唯一的大股东:江苏中烟南京卷烟厂;华新实业的股东名单里则包括了江苏中烟淮阴卷烟厂工会委员会。

  这样一扒是不是就很明了了?澳科、劲嘉先后爆出的两桩并购,交易额都不算大,说起来却很有意思:两家公司都通过收购合作伙伴持有的股权,将原本的合资子公司变成了全资子公司。

  当然了,即使没有股权关联,烟包印刷企业在收购方面也是频频出手。在资本意识相对淡薄的印刷圈,似乎没有哪类企业像烟包印刷大佬们这样偏爱收购。

  以圈内上市公司为例,烟包印刷企业在收购方面的表现,明显比其他企业活跃得多。

  烟包印刷三大佬澳科、劲嘉、东风自不必说。如果没有持续不断的收购,三家企业的规模可能也会做得不错,但恐怕很难达到今天的江湖地位。正像以前曾经扒过的那样:2004年率先上市的澳科,通过收购伟建集团、青岛黎马敦、北京黎马敦、杭州伟成、祺耀集团等企业全部或部分股权,迅速成为领先一时的国内最大的烟包印刷企业。期间,澳科一度还曾收购烟包印刷大佬贵联控股。

  澳科最近一次的大手笔收购启动于2017年,完成于2018年初。它以7亿港元的价格收购了,原本属于天臣控股旗下的烟包印刷企业云南侨通和安徽侨丰。2007年上市的劲嘉和2012年上市的东风,在收购方面同样表现不俗。

  前者至少收购过重庆宏声、香港佳信-青岛嘉泽、江苏顺泰、贵州劲瑞、青岛嘉颐泽、中丰田、宏劲印务、吉星印务、江西丰彩丽等十余家烟包印刷企业的全部或部分股权;后者则至少收购过凯文印刷、陆良福牌彩印、汕头可逸塑胶、汕头金光实业、湖南金沙利等烟包印刷企业全部或股份股权。两家大佬通过收购后来居上,逐渐超越澳科,在国内最大烟包印刷企业的位置上轮流坐庄。

  还有一些烟包印刷企业,规模没有三家大佬大,在收购方面同样敢于出手。比如,2017年上市的集友股份,曾在2018年初7天之内连曝两桩收购,分别以4583.82万元、1.30亿元的价格收购曲靖麒麟福牌印刷有限公司69.96%、陕西大风印务科技100%的股权。

  比集友稍早上市的新宏泽,在2018年底宣布以22180万元的价格,收购江苏联通纪元55.45%的股权。老牌上市公司陕西金叶,在2017年底豪掷7.02亿元收购了昆明瑞丰印刷100%股权。至于上市之后很快就以52亿元大手笔收购锂电池隔离膜企业上海恩捷,并更名的创新股份,就更不用多说了。

  目前,在A股上市的烟包印刷企业中,近一两年没有并购成果的,似乎只有2016年底上市的永吉股份和今年上市的金时科技了。即使是永吉,也一度计划收购为宝洁提供印刷外包服务的广州壹加公司的资产和业务,只是无果而终。

  烟包印刷企业为什么偏爱收购?有一个原因,三好同学曾多次提到过:从下游行业看,利润丰厚的烟包印刷业务已经率先进入存量市场状态。在这样的市场中谋发展,只能从存量整合想办法。

  从近10年看,我国卷烟产量的高点出现在2014年,为2.61亿箱。随后连年下滑,2018年为2.34亿箱,比高点下滑超过10%。

  问题是:存量整合归整合,为什么一定要花大价钱收购企业股权,而不是多买几台设备把它的业务抢过来?这就与烟包印刷市场的特点有关了。绝大多数烟包印刷企业与下游烟厂之间都有紧密的业务关联,那些看上去利润惊人的订单绝不是轻易就能撬得动的。

  所以,仅仅是买设备怕是不管用,还是花点钱整体把企业都收过来更靠谱。有些时候,即便收购了股权,核心人员不配合问题也会很大。

  烟包印刷企业以收购为手段的整合、跨界,对实现自身的增长和发展目标有着立竿见影的作用。然而,也会在很大程度上掩盖整个市场面临的增长压力。

  远的不说,以刚刚披露的半年业绩为例。2019年上半年,A股9家涉及烟包印刷业务的上市公司共实现营收71.05亿元,同比增长11.31%。看上去,还不错。

  然而,稍稍留意就能发现,9家公司业绩分化明显:5家上涨,4家下跌。5家上涨的企业中,新宏泽、集友、恩捷3家还是大涨,同比增长率分别达到140.67%、57.75%、41.44%。

  问题是他们的营收增长是怎样实现的?新宏泽说得很清楚,营收增长主要是由于2019年1月完成对联通纪元的股权收购,合并报表范围变化导致的。联通纪元上半年完成9526.87万元。新宏泽半年的营收增量完成了1.25亿元。

  去掉联通纪元的贡献,新宏泽的增长依然可观,只不过没有那么惊人。集友股份的增长则是由于从原来的烟用接装纸业务向外延伸,新增了烟包业务,其2018年年初完成收购的麒麟福牌、大风科技,今年上半年也是完整纳入并表范围。

  恩捷股份的增长主要受益于收购而来的锂电池隔离膜业务营收大涨,其烟膜、烟包产品营收其实分别有18.59%、3.18%的下滑。

  这3家企业的增长,多多少少都与并购有关。此外,还有两家正增长的企业:劲嘉、东风。在劲嘉2.56亿元的营收增量中,同比上涨6.55%的烟包产品贡献了8241.91万元,大涨80.64%的彩盒业务贡献了1.50亿元。也就是说,增长主要来自于非烟包业务。

  东风半年营收16.45亿元,整体微增1.00%。其中,烟包产品的营收为13.29亿元,与2018年同期比不增反降,少了约7000万元。

  这么一扒,在5家营收正增长的企业中,至少有2家来自烟包产品的营收,其实处于下降状态。

  在4家营收负增长的企业中,今年刚刚上市的金时科技跌幅最大,达到24.60%。据解释,主要是“受客户去库存、产品结构调整及市场竞争加剧等因素的影响”。

  永吉出现15.04%的负增长。据解释,主要客户贵州中烟、茅台集团技开公司产品结构调整,导致部分烟包、酒包产品预交付未结账,影响了销售收入。陕西金叶整体营收下滑10.36%,烟草配套产品则减少了11.07%,是下滑的主要推手。顺灏股份的营收出现3.25%的小幅下滑,半年报没有给出明确解释。从营收结构来看,其各类产品的销售收入均是小幅波动,上下变动不超过2%,但对各省中烟公司的销售下滑了2.10%。

  这么一扒,2019年上半年,9家涉及烟包印刷的上市公司,看上去营收增长了11.31%,表现不错。实际上,增长却主要来自并购以及部分公司非烟包业务的向好。

  剔除这两个因素的影响。9家公司中的大多数来自烟包产品的营收,都处于下滑状态。而这又体现了整个烟包印刷市场若隐若现的危机。

  所以说,是收购、跨界掩盖了烟包印刷市场的压力。当然了,在率先转向存量市场状态的印刷细分市场中,类似的情况怕是并不罕见。因为当市场总量相对固定,甚至出现下滑,还有企业在快速增长,它的增量只能来自跨界或获取别人的存量。至于怎样获取,收购只不过是其中的一种方式。

  挑战在于:目前,印刷圈开始转向存量市场状态的,远不止烟包印刷一个领域。所以,最后还是祝各位老板好运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澳门AG线上平台